•   位于河北省涞水县的5A级景区野三坡以“雄、险、奇、幽”的自然景观闻名遐迩,这两年,毗邻野三坡的南峪村也越发受到游客关注。这座深藏太行山区的“落魄”小村庄,因“麻麻花的山坡”等一批精品民宿的落户发生蝶变,而说到这段蝶变故事,就不得不提该村的党支部书记段春亭。

      南峪村位于涞水县三坡镇,地处国家森林公园百里峡、5A级景区野三坡附近。然而,多年来,任两个景区旅游旺季时如何人满为患,这座近在咫尺的小山村依然宁静而贫困,村民并没有享受到旅游带来的实惠。

      南峪村全村4个自然庄共224户671人。2000年左右,村民人均收入不足1200元,贫困户175户463人。2016年,村里依然有建档立卡贫困户59户103人,是北京周边典型的贫困村。

      “村民大多外出打工,连妇女都到周边省市找工作。这里是太行山区,多山多石,人均不足半亩地,种庄稼基本上是靠天吃饭,在家的人只能靠放羊维持生计。”段春亭回忆说。

      南峪村位于拒马河东岸,西岸有一条通往野三坡景区的通村公路。每逢周末,村民就会看到许多自驾车、大巴车前往野三坡。那时候,河对岸的热闹景象在村民眼中还是一道“景观”,除此之外,这些车辆跟他们没有任何交集。

      河上有一座简易木桥,秋天,村民就把木桥架起来,以便通往对岸。夏天河中涨水,为防止木桥被水冲走,村民便赶在汛期到来之前把桥拆掉。正因如此,每年旅游旺季时因道路不通,过路游客无法进入村中。

      “我记得那时候新版《西游记》剧组在河里拍摄,据说他们就是看中了我们村原生态的自然景观。”段春亭说。可惜的是,这些场景在老实厚道的南峪村民眼中并没有变成营销“噱头”,依然只是一道“景观”而已。

      1999年8月,段春亭当选南峪村党支部书记。他上任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自掏腰包购买水泥,组织村民在拒马河上修了一座坚固的漫水桥,彻底解决了村民重复建桥的窘境和出行难题。

      “要想富,先修路。”从此,南峪村民在段春亭的带领下,走上了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

      “我年轻时在北京打工,后来做起木头加工生意,生产锹把、镐把、锤把等农具配件,做得还算不错。2006年前后,我看到野三坡景区游客特别多,发展一年比一年好,就在村里建了一个山庄型酒店,接待能力40人左右,算是第一次接触旅游。”段春亭说,由于当时经营状况不错,村里另外8户村民也跟着他建起了农家院,搞乡村旅游接待。

      2011年,途经南峪村的张涿高速开工建设,南峪村眼看将成为外来车辆进入野三坡的第一个出口,交通优势明显。段春亭认为,这条路将为南峪村的发展带来巨大机遇。凭着做生意时培养的商业嗅觉,一个新计划在他的脑海中闪现,那就是将南峪村打造成“三坡旅游第一村”。

      在段春亭的带领下,从2011年起,南峪村开始了长达5年的封山育林期。与此同时,段春亭还主动寻求来自政府、组织的帮扶力量,全面提升村子的整体环境以及道路交通等基础设施。2015年,中国三星和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发起的“分享村庄”项目启动,南峪村从河北省22个候选贫困村中胜出,“分享村庄”项目为该村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2016年4月,“分享村庄”项目正式启动,在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三星、隐居乡里平台和涞水县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南峪村在房屋改造、合作社建设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同时,南峪村成立了涞水县南峪农宅旅游农民专业合作社,全村符合条件的村民都可以加入合作社,而且只缴纳1元钱用于身份识别。同年,作为河北省旅发大会的主要会场之一,南峪村还被列为河北省美丽乡村建设示范点。

      此时,张涿高速也贯通了,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南峪村依旧门前冷落,到村里住宿的游客甚至比以前更少了。“高速通车后,所有车辆直接驶往野三坡方向,根本不会在南峪村停留。”段春亭那时候就觉得,发展旅游的大方向肯定没错,只是定位还不精够准。

      问题出现后,段春亭和村民经过仔细思索和多方考察,与愿意为南峪村发展“出谋划策”的远方网达成合作。远方网相关负责人到南峪村考察并与段春亭充分沟通,双方一致认为,利用村中的老旧房屋打造精品民宿可以把游客留下来。

      “人们对旅游配套的要求提升了,所以打造精品民宿必定会有市场。我们要让游客既能在南峪村感受到浓郁的乡土气息,又能享受到精致的服务和高品质的住宿环境。”段春亭说。

      对南峪村和段春亭来说,2016年是充满机遇与挑战的一年。当时,合作社原计划流转一批房屋,草签合同已经签订,设计图也已制作完成,但村民杜青却临时变卦。“别人给他的流转费要高于我们。反复做工作未果后,我们选择尊重他的意见,不得不重新设计图纸、流转其他房屋,整个项目工期推迟了近2个月。”

      同年,南峪村打造美丽乡村、精品民宿等项目陆续启动,段春亭要做村民工作、与企业对谈、盯现场施工……顶着各种压力组织开展工作。6月,段春亭因疲劳过度突发心脏病,被家人紧急送到涿州医院,主治医生要求他必须住院治疗半个月。“当时村里好多事情都离不开我,我跟医生商量,每3天到医院拿一次药、检查一次,在家治疗。我每天7点钟在家输液,9点以后就开始忙工作了。”段春亭说,时间紧任务重,一刻也耽误不得。

      2016年9月,南峪村的两套民宿终于完成改造提升,正式对外营业。“经营效果很不错。2016年年底,合作社成员每人分红100元,贫困户每人分红200元。”

      此后7个月,南峪村二期6套民宿打造完成,并于2017年五一假期开始试运营。同年10月底,全村8套民宿经营收入147万元,除去运营商成本、人员服务成本,纯利润达到70万元。年底合作社普通成员每人分红500元,贫困户每人分红1000元,分红资金近40万元。

      “看到收益,村民都很高兴,越来越相信合作社。目前,三期7套民宿马上开工建设,得到村民的大力支持。杜青也主动找到合作社,要求加入三期民宿改造项目,我们已经同意了,三期计划今年暑期正式对外运营。”段春亭说。

      2016年以前,奔着南峪村而来的游客几乎为零,但如今,每逢周末,开车来村里休闲度假的人络绎不绝。

      “通过我们的努力,村民的生活越过越好,现在全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只剩4户9人。尤其是那些离家打工的妇女已经全部从外面回来,参加培训后当起了民宿‘管家’。”

      段春亭介绍,贫困户蔡景兰已经60多岁,原则上不能从事管家服务,但合作社考虑到她丈夫患有尿毒症,还要赡养家中90多岁的老人,就破格对其进行培训。培训期间,蔡景兰的服务态度、身体素质都不错,培训合格后,她很快就上岗了。“管家的工资收入和经营效果直接挂钩,一般来说月薪在2000元左右,但是蔡景兰每月工资都能达到三四千元,大大减轻了家庭负担。”


    推荐使用百度分享代码,直接将代码复制到这里就可以了!!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