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编者按: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一直在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去年中国在国家自主贡献中提出,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充分表明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信心。目前,中国一直在努力削减化石能源尤其是煤炭消费量,同时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2015年煤炭和新能源消费占比分别占能源消费总量的64%和12%。依据中国相关承诺,203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按照《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要求,我国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将逐步降低,到2020年降至62%,而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在2020年达到15%。由此可以判断,煤炭在我国能源消耗中的占比会逐步降低。那么,国外相关人士如何看待中国的减煤行动呢?工信国际对英国Carbon Brief网站的文章进行了编译,以飨读者。

      据中国政府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煤炭消费量下降了3.7%。这是中国煤炭消费量连续第二年下降。而在煤炭消费量下降的同时,中国的经济仍持续增长。

      这组数据的确显示出中国的煤消费量在加速下降。中国在2014年煤消费量下降了2.9%——预示着中国能源到达拐点。同时,新能源持续增长,太阳能发电量增长了74%,风能增加了34%。

      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对此数据进行分析后指出,这意味着在2015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了1~2%。

      中国煤炭消费量的重要性是超越国境的。它是影响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国占了全球总排放量的30%,是世界上排放量最大的国家。2014年,中国的排放量约等于美国、英国和印度三国排放量之和。

      据欧盟的数据显示,在中国的化石燃料消费量中,煤占到73%,有83%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都是由于燃烧化石燃料导致的。这也说明与石油和天然气相比,煤的碳强度要更高。从公布出来的数据来看,煤占到中国能源总消费量的64%。

      在2014年,中国煤消费量下降了2.9%,有研究发现中国的碳排放量同比下降了0.7%(也有可能是1.2%或0.9%的少量增长,这主要取决于分析师采用哪种计算方法)。

      抛开数据的准确性不谈,中国这十几年以来碳排放量大幅下降是显而易见的——中国2000年的排放量增速是每年10%左右。

      在2014年,不仅中国的碳消费量和碳排放量下降(仍存争议)了,同时也是全球排放量减少的一年。

      据一篇《自然》杂志的论文研究,在碳排量增长几乎停滞(略微增长0.6%)的一年,全球经济仍持续增长。

      在过去十年里,碳排放量一直是以每年4%的速度增长,这和2014年的数据形成鲜明对比。

      2015年,中国的煤炭使用量、碳排放量和全球排放量不仅继续保持下降,并且下降趋势还加速了。

      《自然》杂志上发表的论文称,基于中国在2015年前八个月煤碳消费量的下降,发现中国的排放量减少了3.9%,全球的排放量也相应的缩减了0.6%。

      与此同时,中国和全球经济相应增长了6.9%和2.4%,这也意味为经济增长和碳排放量并不一定是正相关关系。

      CICERO的高级研究员Glen Peters研究数据时发现,在2015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1.9%,尽管他觉得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2015年,据官方数据统计显示,电消费量增长了0.5%。与2014年3.8%的增速相比明显下降了。因为中国政府正努力以更可持续的发展模式替代现有的经济增长模式。这意味着四十年以来,电消费量的第一次下降。

      在2014年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总消费量的66%,2015年这个比例下降到64%。与此同时能源总消费量增长了近1%。

      图2显示出中国的火电发电容量继续扩大,其中主要是煤制电。一些人士认为此次消费量下降是异常现象,上扬仍是大趋势。

      新能源、核能和天然气填补了煤炭减量的空缺。原油、天然气和电力消费量分别增长了5.6%、3.3%和0.5%。

      图3则显示出新能源和低碳型能源的产量全面扩容,2015年风能和太阳能的发电量增长都超过了2014年。

      Lauri Myllyvirta是非政府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的活动家,他向Carbon Brief解释了他的发现:“目前初步数据显示,火力发电量骤降2.7%。煤炭消耗量下降的更多,至少降了四个百分点。因为电厂的效率提高了,有些电厂也用生物质能和天然气代替煤发电。风能和太阳能产量也超过了电力需求量的增长。非化石燃料发电量是需求增长量的四倍。随着能源配置的加速,结构改革和经济发展放缓导致电力需求增长量减速,这些趋势还会延续。同时还应注意到,一系列反应堆的建成使得核能发电量激增,同时风能和太阳能也能提供更多的发电量。

      总的来说,“清洁能源”消费量(包括核能和天然气)占2015年总能源消耗量的17.9%,比2014年增长了1%。

      此次煤炭用量增速下降并不仅仅因为经济结构调整。也跟中国采取一些减少碳排放和治理雾霾的措施有关。

      中国承诺在2020年前将煤制电厂的空气污染排放量减少60%,期间每年减排1.8亿吨二氧化碳。据中国日报报道,北京政府表示将“清理”北京郊区用煤。跟2005年消费量相比,北京希望减少经济体40%~50%的碳强度。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有可能远超其承诺的目标。现在的数据显示中国单位GDP的能源消耗量在2015年又下降了5.6%,比2014年的4.8%继续下降。

      除此之外,中国还表示在2020年将煤炭消费量减少到全社会能源消费总量的62%。今天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煤炭用量在所有能源消费中已降到64%,看来中国正朝着他们的目标前进。

      最近,中国政府将公布严格限制新建煤制电厂的政策,三年内不增批煤矿项目,并在2016年关停1000家煤矿。

      中国的长期目标直指2030年。这也是去年在联合国巴黎气候大会上做的承诺。承诺包括最迟将在2030年达到二氧化碳排放量峰值;将经济体单位GDP的碳强度降低到2005年的60%—65%;同年将非化石燃料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上升到20%左右。

      在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下,峰值不是不可改变的。很难说中国已达到煤炭消费量的峰值。因为该数字是浮动性的。美国以前也属于该类情形,现在仍在继续波动。日本也是在2009年再次上升到其峰值。

      据IEA研究表示,中国已在2013年达到煤炭用量峰值的说法是“有可能的”。

      但是不管波动也好,现实能源情况和政府政策决定着煤炭行业的前途已黯淡无光——中国仍有机会实现自己在巴黎设定的目标。


    推荐使用百度分享代码,直接将代码复制到这里就可以了!!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