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期,“学霸1对1”拖欠员工数百万元工资,拖欠学费高达上千万元的消息在朋友圈里引发广泛关注。这家教育机构前身是2015年成立的“学霸来了”,主打K12在线”,该机构创始人为曲斐煊,是一名自我标签为95后的创业者,因此备受瞩目。《中国经营报》记者第一时间拨打学霸1对1的客服电话和办公电话,均无人接听。

      然而,一边是课程推广和销售的火爆,一边却是多数1对1教育机构持续的亏损,例如51Talk,上市两年持续亏损。“1对1课程的教师成本居高不下,推广成本持续走高,这让很多在线的教育机构无法实现盈利,如果没有后续资金的进入,倒闭就成为行业常态。” 在线教育百家讲坛发起人、资深教育专家马永纪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学霸1对1的学生家长李晨(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孩子今年4月开始在学霸上课,每次课1.5小时。“在此期间所配班主任老师频繁更换,且没有进行任何课外服务。换老师并没有事先沟通,临上课才通知。原本约定10月7日上课,但直到10月4日,才在网上知道学霸被收购,目前客服和老师都联系不上。”

      平台、百度贴吧等平台看到很多家长和学霸1对1维权的帖子和抱怨,到目前为止,学霸1对1的老师遭遇了拖欠工资,而报名学员的学费很多都没有办理退款。近年来,教育行业被资本市场看好,1对1教育更是成为了资本市场热捧的领域,无论是已经上市的51Talk、精锐教育、沪江教育、朴新教育,还是没有上市的VIPkid、哒哒英语、TortourABC,背后都有各大风投机构的多轮融资。尽管学霸1对1成立时间不长,但也在2017年11月获得A轮融资,投资方为深圳国金投资。

      据了解,学霸1对1平台上共有2000多位学霸老师,多数来自清华、北大、复旦、上海交大等一流名校。通过视频上课系统,为小学、初中和高中学生提供K12的语文、数学、物理等课程的在线辅导。记者采访发现,学霸1对1首次充值在7000~8000元之间,用户平均续费为1.2万元,而单节课程的费用在110~150元之间,其中60%的费用付给学霸老师,其他的是学霸1对1的收入。对于在线的教育机构而言,要想实现盈利,就必须保持一定规模以及口碑,这是后期学员保持续费的重要保证。

      但在《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案中,关于预收费的法律规定,只有“民办培训教育机构根据培训内容合理确定收费标准和收费周期,并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规范预付费管理,建立相应的风险防范机制”这样比较宽泛的规定。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教育行业负责人姜雯律师告诉记者,她本人也建议细化这部分规定,避免因商家大规模不合理收费导致的群体事件。

      “我一直认为,在线教学是个伪命题,无论教学质量,还是利润都不成立。不管融多少钱都将失败。老师成本60%,招生成本30%,这个概念在真正的运营之后无法成立。更重要的是没有教学效果,行业第一的学而思有效果的教学比例也不足40%。”学乐云教学董事长陈冬华对记者表示。

      在陈冬华看来,1对1教育是包装出来的营销概念,首先,学生学习成绩的提高和辅导之间没有必然关联。“学习提升的核心在于‘学’本身,而不是‘教’本身。”陈冬华强调,很多强调名师辅导的1对1教育机构就是利用了家长迷信所谓“名师”的心理来做营销。“但是,实际效果很多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因为具体‘学’到了什么程度是很难把控的。”陈冬华表示。同时,从经营角度,陈冬华认为1对1的模式其实没有盈利可图,老师的硬成本在40%~50%,超过60%的机构也很多。此外,还有营销成本、销售提成和人员工资、办公场地的租金,这些占到35%左右,加上技术研发等。可以发现,尽管1对1课程价格不菲,但是对于教育机构而言没有利润。

      相比之下,在线教育机构的营销成本居高不下,因为复购率不高,需要教育机构花费很高的人工成本和推广成本来做营销,要在媒体上投放广告和各种公关传播,包括试听课、电话销售团队等成本,平均一个学员的获客成本高达2000元以上。此外,1对1模式的客户黏性也不强。“如果你的孩子初中毕业了你还会去购买初中的课程吗?”陈冬华强调这种模式不具备重复购买模式也是其致命的问题之一。

      线教学这种看似清晰的盈利模式,却让很多在线教育机构无法实现盈利。而且随着营收规模地增加,亏损也在持续地增加,从而带上“规模不经济”的魔咒。

      1对1的授课,对于学生和教育机构,老师的授课成本都很高。由于老师的成本是刚性成本,很难降低,加上营销推广的成本居高不下,获客成本高企就导致教育机构规模做得越大,亏损就越多。例如51Talk,当销售规模从2016年的4.14亿元发展到2017年的8.5亿元,其亏损额也从2016年的5.148亿元扩大到2017年的5.8亿元。也因此,很多在线教育机构开始转变授课方式,不再推行单一的1对1课程,而是纷纷推出小班课。比如掌门1对1、 VIPkid、51Talk等都推出了小班课业务。

      然而,这些在线教育机构能否规范经营还需要国内相关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姜雯律师说:“《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送审稿)对互联网教育相关的内容做出了较多的补充。”她强调,其中最主要的变化是明确实施学历教育的互联网教育平台需要取得办学许可证的,互联网教育平台不得实施需要取得办学许可的教育教学活动。另外,对于互联网教育平台,未来也会有更高的准入门槛以及更严格的监管要求。


    推荐使用百度分享代码,直接将代码复制到这里就可以了!!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