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我们去了鼓岭呢?因为原来彼得(穆言灵丈夫Peter MacInnis)的爸爸当(Donald MacInnis)、妈妈海伦(Helen MacInnis)都在鼓岭有一个家。我的公公第一次来福州大概是在1939到1940年,日本人在福州旁边建立了一个封锁区,禁止船只进入,那个时候他想去福州英华学校(教书),但是(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兵轰炸福州)他们的学校要转移去(南平)洋口,所以他就去洋口,在那里教了1年书,他很喜欢(这份工作),学生们很爱他,他也很喜欢给他们上课。

      他也非常爱中国,所以第二次世界战争(他)也回来(福州)了,和飞虎队合作,抗争日本兵的动作(抵抗日本侵略),他非常喜欢做这个工作,飞虎队的工作,他很爱中国,(这份工作)也非常危险。然后他回去(美国),就跟彼得的妈妈结婚了,然后过一段时间带她回中国来,他们在协和大学做了教授,教英文,这样彼得就在福州出生,然后他3个月的时候,(彼得的父母)就爬山,他们就带他到山上,到鼓岭去,过一个夏天。

      我和我先生,我们已经在中国有30年了,但是到2015年,我们觉得要回福州寻“根”,然后呢(我们)也有第二个责任,就是把我先生的爸爸的骨灰带回福州来,因为他希望我们把他骨灰的一部分放在闽江里,因为他很爱福州,爱福州的人民,所以我们就到这里来,先把爸爸的骨灰放在闽江里,然后呢我们就到鼓岭去了。在鼓岭,我们发现,他们(鼓岭的居民)跟我们说,他们不太明白他们的历史,有一个(鼓岭)地图,有一些(门牌)号码,但是不知道哪个人住了哪个(门牌)号码,哪个家,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我们可以去研究,(研究)从那里就开始了。

      东南网记者陈佳丽:您可以分享一下您具体是如何开展鼓岭文化研究和推广的吗?

      穆言灵:我开始研究呢,我就是用因特网,但是我发现了,如果你要找福州的历史,你不要(在英特网中)写(搜索)“Fuzhou”,你要写(搜索)“Foochow”,因为那个时候他们(百年前曾在鼓岭居住的外国友人)就是用了那个写法,写了福州,所以查因特网如果你用(搜索)“Fuzhou”你查不到东西,老东西,你必须要用原来的写法才能发现新东西,发现了这个以后我就找到很多历史在英特网。

      开始用英特网(进行研究),后来我就觉得要找人(曾居住在鼓岭的外国人及他们的后代),我就检查他们的名字,原来在哪里住啊什么什么的,能找到很多人,也不是很多,反正找到一个就开心嘛,然后呢我们家也认识一些人,因为原来他们都住在一起,所以那些家(曾居住在鼓岭的外国人及他们的后代)彼得也比较清楚怎么找他们,所以研究就是这样开始。

      一开始寻找鼓岭故事的时候,我就决定有一天我要写一本书,那是三年前了,今年我完成了这本书。这本书现在不长,但是我们今后将会增加一些内容。这本书里有很多美丽的故事,包括一些我找到的并采访了他们的人。例如,这是Len Biling,他过去住在鼓岭的竹林山庄, 他现在98岁了,他会说福州话。他以前有一个小相机,他用这个小相机照了很多鼓岭的照片,所以我们发现,这是鼓岭老街上一个小商店样貌。这里是1933年到1934年左右鼓岭手册上的一个商店的广告。通过很多老朋友的记忆,我们开始了解鼓岭,但是98岁的Len Biling是我们最珍贵的财富,他记得所有的事情。

      另一件我做的事是,我发现在网络上很难找到鼓岭,所以我想一些在鼓岭居住的人们的后代,他们想找鼓岭的信息,就会在因特网上找。因为我没(在英特网上)找到东西,我知道没东西,所以我就建了一个小网站,不少人找到了这个小网站,他们留言说我想跟你谈谈鼓岭,他们说我的姑姑,我的家以前在那里。所以通过这种方式我们结交了很多朋友。

      穆言灵:现在我的问题是,我有很多杂乱的资料,我必须整理他们,把他们的条理理顺,(例如)所有关于网球场的东西放在这,或者关于泳池,关于每个人的故事,把每个人的故事分开,他们都做了什么,这就是所有我要做的,我必须把我的信息有条理地整理出来。做完这些后,我会出版我的第二本(关于鼓岭的)书。

      东南网授权法律顾问 福建合立律师事务所 毛行熙、陈武、张英琴 律师 电话


    推荐使用百度分享代码,直接将代码复制到这里就可以了!!
  • 相关文章